时尚新闻资讯网站

华昌达质疑国创资本涉违法放贷 致国有资产重大损失

?

华昌达质疑国创资本的非法借贷,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本报记者陈茂利,北京报道

近日,湖北十堰第一家上市公司华昌达智能装备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昌达”)因涉及2亿元的贷款纠纷而卷入了舆论漩涡。

8月13日,由于华昌达和武汉国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Gunchuang Capital”)股东严华的债务问题,华昌达在北京召开了一次沟通会议。借用2亿元人民币和原主席的私刑“萝卜章”等问题被《中国经营报》等几家媒体记者接受。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华昌达法律部门负责人处了解到,此时,华昌达“2亿元贷款纠纷”核心方,华昌达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大股东严华已离开这个国家。

不满意二审上诉被拒绝

在交流会上,华昌达法律部门负责人介绍了2亿元贷款和诉讼程序。

据上述负责人介绍,2016年7月,严华借用国创资本的个人投资问题。由于个人不能提供质押抵押,严华珍私下伪造了上市公司的贷款手续,并从国创资本借了2元人民币。同时,上市公司表示,该金额为股东(即严华)委托国创资本代表公司支付的股东贷款,并将资金转入上市公司账户。

7a7e-icapxpi5631145.png

(在新闻发布会上,华昌达播放了艳华的《声明》视频,严华在视频中说,国创资本和中间人李庆霞分别获得了400万元和200万元的收益。)

在华昌达提供并由严华拍摄的《声明》视频中,严华承认他在武汉路边看了一则小广告,然后私下刻上了公司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印章。

此外,根据华昌达的声明,华昌达自2015年起与燕化有债权债务关系。截至2015年底,该公司的延华债务余额超过3亿元,加上燕华从国创资本借入。 1亿元人民币,该公司向燕华贷款超过5亿元。该公司作为股东的个人贷款记录了2亿元人民币。在严华要求公司退还贷款后,该公司已经获得了回报。

在还款过程中,由于燕化个人资金链存在问题,无法按时还款。因此,2017年11月,国创资本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华昌达和燕化,要求华昌达退还2亿元人民币贷款本金,并承担诉讼费用。严华负责上述贷款。责任保证。

审判期间,华昌达一审败诉,二审上诉被“驳回”。失败后,华昌达收到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2019)E01号1854。由于案件的或有负债,截至2019年6月30日,本金,利息和罚金利息总额约为1.99亿元。

然而,即使已经“正式判断”并进入法院执法阶段,华昌达也公开表达了对判决的不满。

质疑国创资本的非法借贷

国创资本是否具备贷款资格以及贷款发放流程是否符合规定?根据严华在《声明》的陈述,国创资本和中间人李庆霞是否有“非法行为”分别收取人民币400万元和200万元的利益?这些都使事件充满疑虑。

事实上,这是华昌达拒绝接受“判决”的原因之一。华昌达法律部门负责人表示,根据严华的《声明》,当炎华向国创资本借款时,国创资本有“违法违规行为”。

件,则发放贷款;国创资本非法发放贷款,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涉嫌犯下多起犯罪行为:

(1)国创资本及相关利益相关者与中间人勾结,收取大额贿赂共计600万元,未能履行规定的审计程序,非法发放巨额贷款,导致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涉嫌严重贿赂。

(2)武汉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作为国创资本的第一大股东,缺乏监管,应对武汉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失职和责任负责。事件发生后,国创资本和武汉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等管理层没有做任何事情,也没有履行管理层的法律责任,这是一个严重的掩盖。

(3)巨额贷款损失后,国创资本隐瞒其违法犯罪,隐瞒国有资产造成的巨额损失,并通过转让虚假债权将巨额信贷转让给关联方天干资产管理公司,国创资本与天安资产。管理公司还签订了回购原价的合同。掩盖行为已经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确认。

然而,国创资本在接受记者张家珍采访时作出回应。 “Guichuang Capital和Huachangda是合法注册且有效的公司实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对私人贷款审判的司法解释,法人可以签订私人贷款合同进行生产经营。这笔贷款是国创资本与华昌达之间的私人贷款。借款资金用于华昌达的生产经营,不是金融机构贷款,国创资本也没有非法贷款问题。“

同时,华昌达法律部门负责人指出,华昌达是一家上市公司,涉及保护众多股东权益,维护证券市场秩序等公益问题。国创资本及其相关利益相关者共同获得了巨额资金。贿赂给上市公司造成重大损失。未经上市公司董事会决议,股东大会决议,上市公司公告,共谋诈骗大多数股东的利益,均属违法行为。它为上市公司,股东,投资者,大多数投资者和整个证券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利益。风险;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不公正审判导致上市公司巨额债务的损失和上市公司的重大危机。

据悉,由于对判决的不满,目前,华昌达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再审申请。

主编:霍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