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资讯网站

《寻圣光的人》:战胜自卑,勇敢地做自己,终将找到生命之光

文字|众神的恩典

在中国世界,朱德永的漫画很受欢迎。其中,《我们都有病》风格幽默,影响了很多人。戏剧导演田新新博士认为,现代社会节奏快,压力大。这幅漫画可以帮助人们以和平的态度减少焦虑和面对生活。 2011年,《我们都有病》被置于戏剧的舞台上,受到了观众的欢迎。

可以看出,漫画不仅适用于儿童,也可以带有重要的主题,甚至可以启发生活。这位17岁的美国男孩凯文是漫画迷。他的偶像是漫画家沃森。为了看到这个偶像,卡尔文开启了一个梦幻之旅。

凯文是小说中的英雄《寻圣光的人》。这部小说是一部充满哲学的精神治疗小说。它赢得了加拿大年度最佳图书奖,并被列入国家图书奖的最终名单,该奖项在全球50多个国家销售。

01学会尊重个体差异,世界会更好

沃森的漫画系列《卡尔文与霍布斯》连载了十年,收获了无数粉丝。 1995年,沃森宣布退休,并回到家乡克里兰隐居。在加尔文的心中,沃森是一个敬虔的存在。

在我年轻的时候,爷爷在漫画书中买了凯尔文和霍布斯一样的玩具老虎。从那以后,加尔文喜欢在漫画中幻想自己进入卡尔文,玩具老虎是漫画中的霍布斯。当凯文九岁的时候,妈妈把霍布斯放在洗衣机里,霍布斯被冲走了。霍布斯是加尔文的精神寄托。没有霍布斯,凯文的性情发生了变化,变得胆怯和懦弱,而且与现实世界不相容。

眨眼之间,凯文十七岁。他上高中并且成绩优异。但令人惊讶的是,他有严重的幻听和幻觉。他可以轻松地与霍布斯交谈,他在脑海里幻想着。从正常的角度来看,凯文整日都在谈论自己,非常可怕。因此,学生经常欺负他,卡尔文不敢反抗,性格更加阴沉。

父母发现了凯文的异常,并带他去看医生。诊断结果是:Calvin患有精神分裂症。凯文不得不住院治疗。在他住院期间,卡尔文仍然产生幻觉和幻听。

有一天,苏轼来到医院探望加尔文。凯文告诉苏轼,他坚信只有屈臣氏才能拯救自己。拯救他的唯一方法就是让沃森拿起画笔来制作漫画。在新漫画中,加尔文健康活泼,而霍布斯已不在书中。凯文告诉苏茜,沃森是他自己的“光明”,他说他会尽快出发找到沃森。

听完凯文之后,苏轼觉得不可思议。距离Clilan有数千公里,中间还有伊利湖。很难想象他们能够由两个中学生到达Clilan。但与此同时,苏轼也被凯文的诚意所感动,她立即决定从凯文开始寻找沃森。后来,两人逃离了医院,开始了一段幻想之旅。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与众不同的人?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有些人的行为与大多数人不同,所以他们会遭受挤出和压制。就像小说中的凯文一样,他经常被同学欺负,有些人称他为“怪物”。

哲学家莱布尼兹说,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在阳光下没有相同的人。由于他们自己的知识,经验等方面的限制,大多数人经常采用自己的标准来看待世界和其他人,这实际上是非常狭隘的。每个人都不同。学会尊重这种差异将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小说中有一个非常感人的细节:在得知加尔文遭受精神分裂症后,苏轼既不惊讶也不嘲笑,但冷静地对卡尔文说:“我从互联网上了解到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名人富人,将会也患有精神分裂症。“苏轼的话就像冬天的热水袋,温暖着凯文的心。

不歧视是与自己不同的人的首要原则。 Calvin患有精神疾病,Susie不歧视他。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支持。疾病不是我们贬低他人的原因。尊重每个人意味着尊重自己。

02三个对话,揭示生命的本质和生活的真理

卡尔文,苏西和霍布斯都是凯文的幻想,开启了一场奇幻之旅。他们上路后,他们遇到了各种奇怪的事情。凯文和苏西进行了三次深入的对话,非常富有哲理,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灵感。

第一次谈话。在凯文和苏西从医院逃出后,他们去购买户外用品,然后直奔伊利湖。伊利湖是北美五大湖之一。那是在寒冷的冬天,伊利湖被银色覆盖。走在冰面上,仿佛走到了世界的尽头。虽然没有人赞扬伊利湖的美丽,但它仍然是高尚而神圣的。

看着他面前的美景,苏轼叹了口气:伊利湖本身很漂亮,它不需要向人类证明什么,只要你能展现出你的本色,就足够了。因此,苏轼将生活与她联系在一起。她觉得生活就像生活中的美丽。生命本身没有任何意义。探索生命的意义是生命的意义。

苏轼的话是非常哲学的。《庄子知北游》说:“有一个美丽的世界,没有言语。”在广阔的世界里,人类总是很小。生命的意义在于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每个人都很独特。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第二次谈话。凯文和苏西在冰上累了,所以他们坐下来聊天。苏轼说她能理解沃森为什么要隐居生活。沃森通过绘画漫画谋生,后来他依靠绘画来获得名声和财富。但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已成为一台工作机器。他完全牺牲了家人的工作,这有点贵。因此,他仍然退休,并选择与家人住在一起。在他眼里,和家人在一起是幸福的生活。

这些话似乎很肤浅,但值得深思。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总是有限的,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太多,生命剩余的时间也少。真正的成功是根据自己的想法过上自己的生活。显然,沃森做到了。在他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他选择了匆匆而退却。这种勇气令人钦佩。苏轼理解这一点并深刻理解沃森的选择。

第三次谈话发生在小说的最后。经过漫长的旅程,苏轼向加尔文承认他一直秘密地爱着凯文。凯文问她为什么爱上了自己。苏轼说,凯文的想象力是高超的,有趣的,他喜欢探究问题的本质,但也了解她。

卡尔文被苏轼的忏悔所感动。他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一向非常自卑,他觉得自己不配苏轼。苏轼告诉加尔文,班上很多女生都喜欢凯文,并认为他聪明,有趣,才华横溢,充满魅力。听到这个消息后,凯文感到震惊。

这很有趣。在生活中,许多人都喜欢贬低自己,就像加尔文觉得他不配苏轼一样。心理学家阿德勒认为,自卑是人类的普遍心理。 “当一个人面临他无法应对的问题时,他就会有自卑感。”

人是非常复杂的动物。当人们没有自信时,他们总是喜欢隐藏自己;当人们自信时,他们举手时充满魅力,而其他人则忍不住想要接近他。凯文是聪明而勇敢的,但他仍然缺乏自尊心。在加尔文,你可以看到我们自己的影子。

03 Calvin,Susie和Hobbes分别象征着三个人格水平

在小说的最后,冰上有一个很大的裂缝。凯文疲惫不堪,死了,他正准备掉进冰里。这时,一架直升飞机从天而降,将凯文和苏西带走了,霍华斯在卡尔文心中幻想,选择留在冰上。这个场景非常有意义。

直升机是怎么来的?这本书没有明确解释,作者把这个难题留给了我们。一路上,卡尔文遇到了渔民,卡车司机和诗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打电话给救援电话并打电话给直升机。

随后,凯文和苏西被送往医院接受紧急治疗。身体恢复后,他们回到了学校。在这个时候,他们成了学校的红人,学生们钦佩他们。凯文改变了他以前的性格,变得勇敢勇敢。当有人来欺负他时,他会果断地反击。凯文终于恢复了信心,他的精神疾病逐渐恢复。这是小说的结局。

《寻圣光的人》是一部有许多隐喻的哲学小说。凯文,苏西和霍布斯象征着人格的三个维度。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人格由三部分组成:自我,自我和超。其中,意识形态是潜意识的意识形态,自我意味着个体的意识部分,超我是人格结构的道德部分。

在小说中,霍布斯被卡尔文所喜爱,代表着凯文的身份。在加尔文的幻想之旅中,霍布斯一路追随,有时会与凯文一起低声说话,有时甚至发誓和发誓。在故事的最后,霍布斯没有登上飞机而死在冰面上。在他去世前,它在半空中对凯文说:“记住,你的胸膛里有一只老虎!沃森不是你内心的'心灵之光',只有你自己!”这个场景很动人。霍布斯的消失象征着凯文精神世界的演变。

苏轼代表了凯文的超我。在一次奇妙的旅程之后,她从未留下的女孩变得强壮和成熟。一路上,她一直在安慰和鼓励凯文。正是这种信任支持了凯文的不断进步。他们之间的三次对话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加尔文本人就是一个象征人格水平的自我。自我责任平衡了自我与超我之间的关系。在故事的最后,加尔文的精神不再分裂,最终他实现了知识与行为的统一。当别人再次欺负他时,他可以勇敢地反击,永远不会软。这是幻想之旅给他带来的最大收获。

04小说中有什么奇妙的比喻

在这个奇幻之旅中,加尔文遇到了三个怪人,每人代表三个人。

首先是渔夫奥维尔。他一个人住在冰屋里,当他第一次听到凯文的幻想计划时,他觉得加尔文很疯狂。但当凯尔文解释原因时,奥维尔明白了。因为他也是华生的铁杆粉丝。当沃森退休时,他哭得很厉害。在加尔文,奥维尔看到了理想的力量,他感动了。所以,他毫无保留地告诉凯文他们关于在冰上旅行的技巧。奥维尔的代表早就忘记了他们的梦想,而且他们不活跃。

凯文,他们遇到的第二个人,是卡车司机。他声称正在寻找一个名叫弗雷德的人。没有人知道弗雷德是谁,没有人知道卡车司机是谁。后来,卡车司机开走了冰。他过得很快,代表那些生活在一起并迷失方向的人。

凯文遇到的第三个人是诺亚。诺亚一年四季都被诗歌创作所吸引,他与妻子的关系恶化了。两人正在离婚。一天晚上,卡尔文住在诺亚的家里。看到苏轼为凯文付出了那么多,诺亚突然意识到她整天只写诗,而根本不在乎家庭。她真的很抱歉她的妻子。当他们告别凯文时,诺亚决心调整自己的生活,并尽力挽救妻子的心。无论家人如何,诺亚的代表都忙于职业生涯。

在小说中,怪物Jenny Green Tooth不断欺骗并试图诱使Calvin陷入冰中。 Jenny Green Tooth代表了现实世界的诱惑。如果你无法抗拒这些诱惑,人们很可能会把自己置于一种永恒的毁灭状态。

生命是无止境的,增长不受限制。当人们出生时,他们都是白皮书。当我们看到一些人,经过一些事情,内心会不自觉地产生许多冲突。而这些内心冲突将使我们强烈质疑自己的生活。就像凯文一样患有精神分裂症。凯文希望看到沃森,他认为华生是他的“光明”,一看到沃森,他就能够愈合。凯文的幻想之旅是长寿的缩影。在故事的最后,凯文突然发现沃森并不是在一个特定的地方,而是在他自己的心中。在这一点上,他恢复了自我并实现了真正的成长。

灵魂的成长是人生的必修课。在生活中,大多数人已成为渔民,卡车司机和诗人,有些人被Jenny Green Tooth拖入深渊,没有转折的日子。然而,总有人敢于探索生活的真相并最终生活在他们想要的东西中。那么一个人怎么能想要真正的自我?小说中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第二种是与自我和解。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明灯。生命是追逐梦想和自我接纳过程的过程。明朝思想家王阳明说:“很容易打破山里的小偷,打破内心的小偷。”心中的小偷是我们心中的冲突。有一天,当我们与各种内部冲突和解时,我们就能找到生命之光,开辟新的生活。

众神的恩典

0.1

2019.07.27 12: 55

字数4141

文字|众神的恩典

在中国世界,朱德永的漫画很受欢迎。其中,《我们都有病》风格幽默,影响了很多人。戏剧导演田新新博士认为,现代社会节奏快,压力大。这幅漫画可以帮助人们以和平的态度减少焦虑和面对生活。 2011年,《我们都有病》被置于戏剧的舞台上,受到了观众的欢迎。

可以看出,漫画不仅适用于儿童,也可以带有重要的主题,甚至可以启发生活。这位17岁的美国男孩凯文是漫画迷。他的偶像是漫画家沃森。为了看到这个偶像,卡尔文开启了一个梦幻之旅。

凯文是小说中的英雄《寻圣光的人》。这部小说是一部充满哲学的精神治疗小说。它赢得了加拿大年度最佳图书奖,并被列入国家图书奖的最终名单,该奖项在全球50多个国家销售。

01学会尊重个体差异,世界会更好

沃森的漫画系列《卡尔文与霍布斯》连载了十年,收获了无数粉丝。 1995年,沃森宣布退休,并回到家乡克里兰隐居。在加尔文的心中,沃森是一个敬虔的存在。

在我年轻的时候,爷爷在漫画书中买了凯尔文和霍布斯一样的玩具老虎。从那以后,加尔文喜欢在漫画中幻想自己进入卡尔文,玩具老虎是漫画中的霍布斯。当凯文九岁的时候,妈妈把霍布斯放在洗衣机里,霍布斯被冲走了。霍布斯是加尔文的精神寄托。没有霍布斯,凯文的性情发生了变化,变得胆怯和懦弱,而且与现实世界不相容。

眨眼之间,凯文十七岁。他上高中并且成绩优异。但令人惊讶的是,他有严重的幻听和幻觉。他可以轻松地与霍布斯交谈,他在脑海里幻想着。从正常的角度来看,凯文整日都在谈论自己,非常可怕。因此,学生经常欺负他,卡尔文不敢反抗,性格更加阴沉。

父母发现了凯文的异常,并带他去看医生。诊断结果是:Calvin患有精神分裂症。凯文不得不住院治疗。在他住院期间,卡尔文仍然产生幻觉和幻听。

有一天,苏轼来到医院探望加尔文。凯文告诉苏轼,他坚信只有屈臣氏才能拯救自己。拯救他的唯一方法就是让沃森拿起画笔来制作漫画。在新漫画中,加尔文健康活泼,而霍布斯已不在书中。凯文告诉苏茜,沃森是他自己的“光明”,他说他会尽快出发找到沃森。

听完凯文之后,苏轼觉得不可思议。距离Clilan有数千公里,中间还有伊利湖。很难想象他们能够由两个中学生到达Clilan。但与此同时,苏轼也被凯文的诚意所感动,她立即决定从凯文开始寻找沃森。后来,两人逃离了医院,开始了一段幻想之旅。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与众不同的人?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有些人的行为与大多数人不同,所以他们会遭受挤出和压制。就像小说中的凯文一样,他经常被同学欺负,有些人称他为“怪物”。

哲学家莱布尼兹说,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在阳光下没有相同的人。由于他们自己的知识,经验等方面的限制,大多数人经常采用自己的标准来看待世界和其他人,这实际上是非常狭隘的。每个人都不同。学会尊重这种差异将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小说中有一个非常感人的细节:在得知加尔文遭受精神分裂症后,苏轼既不惊讶也不嘲笑,但冷静地对卡尔文说:“我从互联网上了解到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名人富人,将会也患有精神分裂症。“苏轼的话就像冬天的热水袋,温暖着凯文的心。

不歧视是与自己不同的人的首要原则。 Calvin患有精神疾病,Susie不歧视他。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支持。疾病不是我们贬低他人的原因。尊重每个人意味着尊重自己。

02三个对话,揭示生命的本质和生活的真理

卡尔文,苏西和霍布斯都是凯文的幻想,开启了一场奇幻之旅。他们上路后,他们遇到了各种奇怪的事情。凯文和苏西进行了三次深入的对话,非常富有哲理,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灵感。

第一次谈话。在凯文和苏西从医院逃出后,他们去购买户外用品,然后直奔伊利湖。伊利湖是北美五大湖之一。那是在寒冷的冬天,伊利湖被银色覆盖。走在冰面上,仿佛走到了世界的尽头。虽然没有人赞扬伊利湖的美丽,但它仍然是高尚而神圣的。

看着他面前的美景,苏轼叹了口气:伊利湖本身很漂亮,它不需要向人类证明什么,只要你能展现出你的本色,就足够了。因此,苏轼将生活与她联系在一起。她觉得生活就像生活中的美丽。生命本身没有任何意义。探索生命的意义是生命的意义。

苏轼的话是非常哲学的。《庄子知北游》说:“有一个美丽的世界,没有言语。”在广阔的世界里,人类总是很小。生命的意义在于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每个人都很独特。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第二次谈话。凯文和苏西在冰上累了,所以他们坐下来聊天。苏轼说她能理解沃森为什么要隐居生活。沃森通过绘画漫画谋生,后来他依靠绘画来获得名声和财富。但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已成为一台工作机器。他完全牺牲了家人的工作,这有点贵。因此,他仍然退休,并选择与家人住在一起。在他眼里,和家人在一起是幸福的生活。

这些话似乎很肤浅,但值得深思。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总是有限的,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太多,生命剩余的时间也少。真正的成功是根据自己的想法过上自己的生活。显然,沃森做到了。在他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他选择了匆匆而退却。这种勇气令人钦佩。苏轼理解这一点并深刻理解沃森的选择。

第三次谈话发生在小说的最后。经过漫长的旅程,苏轼向加尔文承认他一直秘密地爱着凯文。凯文问她为什么爱上了自己。苏轼说,凯文的想象力是高超的,有趣的,他喜欢探究问题的本质,但也了解她。

卡尔文被苏轼的忏悔所感动。他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一向非常自卑,他觉得自己不配苏轼。苏轼告诉加尔文,班上很多女生都喜欢凯文,并认为他聪明,有趣,才华横溢,充满魅力。听到这个消息后,凯文感到震惊。

这很有趣。在生活中,许多人都喜欢贬低自己,就像加尔文觉得他不配苏轼一样。心理学家阿德勒认为,自卑是人类的普遍心理。 “当一个人面临他无法应对的问题时,他就会有自卑感。”

人是非常复杂的动物。当人们没有自信时,他们总是喜欢隐藏自己;当人们自信时,他们举手时充满魅力,而其他人则忍不住想要接近他。凯文是聪明而勇敢的,但他仍然缺乏自尊心。在加尔文,你可以看到我们自己的影子。

03 Calvin,Susie和Hobbes分别象征着三个人格水平

在小说的最后,冰上有一个很大的裂缝。凯文疲惫不堪,死了,他正准备掉进冰里。这时,一架直升飞机从天而降,将凯文和苏西带走了,霍华斯在卡尔文心中幻想,选择留在冰上。这个场景非常有意义。

直升机是怎么来的?这本书没有明确解释,作者把这个难题留给了我们。一路上,卡尔文遇到了渔民,卡车司机和诗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打电话给救援电话并打电话给直升机。

随后,凯文和苏西被送往医院接受紧急治疗。身体恢复后,他们回到了学校。在这个时候,他们成了学校的红人,学生们钦佩他们。凯文改变了他以前的性格,变得勇敢勇敢。当有人来欺负他时,他会果断地反击。凯文终于恢复了信心,他的精神疾病逐渐恢复。这是小说的结局。

《寻圣光的人》是一部有许多隐喻的哲学小说。凯文,苏西和霍布斯象征着人格的三个维度。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人格由三部分组成:自我,自我和超。其中,意识形态是潜意识的意识形态,自我意味着个体的意识部分,超我是人格结构的道德部分。

在小说中,霍布斯被卡尔文所喜爱,代表着凯文的身份。在加尔文的幻想之旅中,霍布斯一路追随,有时会与凯文一起低声说话,有时甚至发誓和发誓。在故事的最后,霍布斯没有登上飞机而死在冰面上。在他去世前,它在半空中对凯文说:“记住,你的胸膛里有一只老虎!沃森不是你内心的'心灵之光',只有你自己!”这个场景很动人。霍布斯的消失象征着凯文精神世界的演变。

苏轼代表了凯文的超我。在一次奇妙的旅程之后,她从未留下的女孩变得强壮和成熟。一路上,她一直在安慰和鼓励凯文。正是这种信任支持了凯文的不断进步。他们之间的三次对话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加尔文本人就是一个象征人格水平的自我。自我责任平衡了自我与超我之间的关系。在故事的最后,加尔文的精神不再分裂,最终他实现了知识与行为的统一。当别人再次欺负他时,他可以勇敢地反击,永远不会软。这是幻想之旅给他带来的最大收获。

04小说中有什么奇妙的比喻

在这个奇幻之旅中,加尔文遇到了三个怪人,每人代表三个人。

首先是渔夫奥维尔。他一个人住在冰屋里,当他第一次听到凯文的幻想计划时,他觉得加尔文很疯狂。但当凯尔文解释原因时,奥维尔明白了。因为他也是华生的铁杆粉丝。当沃森退休时,他哭得很厉害。在加尔文,奥维尔看到了理想的力量,他感动了。所以,他毫无保留地告诉凯文他们关于在冰上旅行的技巧。奥维尔的代表早就忘记了他们的梦想,而且他们不活跃。

凯文,他们遇到的第二个人,是卡车司机。他声称正在寻找一个名叫弗雷德的人。没有人知道弗雷德是谁,没有人知道卡车司机是谁。后来,卡车司机开走了冰。他过得很快,代表那些生活在一起并迷失方向的人。

凯文遇到的第三个人是诺亚。诺亚一年四季都被诗歌创作所吸引,他与妻子的关系恶化了。两人正在离婚。一天晚上,卡尔文住在诺亚的家里。看到苏轼为凯文付出了那么多,诺亚突然意识到她整天只写诗,而根本不在乎家庭。她真的很抱歉她的妻子。当他们告别凯文时,诺亚决心调整自己的生活,并尽力挽救妻子的心。无论家人如何,诺亚的代表都忙于职业生涯。

在小说中,怪物Jenny Green Tooth不断欺骗并试图诱使Calvin陷入冰中。 Jenny Green Tooth代表了现实世界的诱惑。如果你无法抗拒这些诱惑,人们很可能会把自己置于一种永恒的毁灭状态。

生命是无止境的,增长不受限制。当人们出生时,他们都是白皮书。当我们看到一些人,经过一些事情,内心会不自觉地产生许多冲突。而这些内心冲突将使我们强烈质疑自己的生活。就像凯文一样患有精神分裂症。凯文希望看到沃森,他认为华生是他的“光明”,一看到沃森,他就能够愈合。凯文的幻想之旅是长寿的缩影。在故事的最后,凯文突然发现沃森并不是在一个特定的地方,而是在他自己的心中。在这一点上,他恢复了自我并实现了真正的成长。

灵魂的成长是人生的必修课。在生活中,大多数人已成为渔民,卡车司机和诗人,有些人被Jenny Green Tooth拖入深渊,没有转折的日子。然而,总有人敢于探索生活的真相并最终生活在他们想要的东西中。那么一个人怎么能想要真正的自我?小说中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第二种是与自我和解。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明灯。生命是追逐梦想和自我接纳过程的过程。明朝思想家王阳明说:“很容易打破山里的小偷,打破内心的小偷。”心中的小偷是我们心中的冲突。有一天,当我们与各种内部冲突和解时,我们就能找到生命之光,开辟新的生活。

文字|众神的恩典

在中国世界,朱德永的漫画很受欢迎。其中,《我们都有病》风格幽默,影响了很多人。戏剧导演田新新博士认为,现代社会节奏快,压力大。这幅漫画可以帮助人们以和平的态度减少焦虑和面对生活。 2011年,《我们都有病》被置于戏剧的舞台上,受到了观众的欢迎。

可以看出,漫画不仅适用于儿童,也可以带有重要的主题,甚至可以启发生活。这位17岁的美国男孩凯文是漫画迷。他的偶像是漫画家沃森。为了看到这个偶像,卡尔文开启了一个梦幻之旅。

凯文是小说中的英雄《寻圣光的人》。这部小说是一部充满哲学的精神治疗小说。它赢得了加拿大年度最佳图书奖,并被列入国家图书奖的最终名单,该奖项在全球50多个国家销售。

01学会尊重个体差异,世界会更好

沃森的漫画系列《卡尔文与霍布斯》连载了十年,收获了无数粉丝。 1995年,沃森宣布退休,并回到家乡克里兰隐居。在加尔文的心中,沃森是一个敬虔的存在。

在我年轻的时候,爷爷在漫画书中买了凯尔文和霍布斯一样的玩具老虎。从那以后,加尔文喜欢在漫画中幻想自己进入卡尔文,玩具老虎是漫画中的霍布斯。当凯文九岁的时候,妈妈把霍布斯放在洗衣机里,霍布斯被冲走了。霍布斯是加尔文的精神寄托。没有霍布斯,凯文的性情发生了变化,变得胆怯和懦弱,而且与现实世界不相容。

眨眼之间,凯文十七岁。他上高中并且成绩优异。但令人惊讶的是,他有严重的幻听和幻觉。他可以轻松地与霍布斯交谈,他在脑海里幻想着。从正常的角度来看,凯文整日都在谈论自己,非常可怕。因此,学生经常欺负他,卡尔文不敢反抗,性格更加阴沉。

父母发现了凯文的异常,并带他去看医生。诊断结果是:Calvin患有精神分裂症。凯文不得不住院治疗。在他住院期间,卡尔文仍然产生幻觉和幻听。

有一天,苏轼来到医院探望加尔文。凯文告诉苏轼,他坚信只有屈臣氏才能拯救自己。拯救他的唯一方法就是让沃森拿起画笔来制作漫画。在新漫画中,加尔文健康活泼,而霍布斯已不在书中。凯文告诉苏茜,沃森是他自己的“光明”,他说他会尽快出发找到沃森。

听完凯文之后,苏轼觉得不可思议。距离Clilan有数千公里,中间还有伊利湖。很难想象他们能够由两个中学生到达Clilan。但与此同时,苏轼也被凯文的诚意所感动,她立即决定从凯文开始寻找沃森。后来,两人逃离了医院,开始了一段幻想之旅。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与众不同的人?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有些人的行为与大多数人不同,所以他们会遭受挤出和压制。就像小说中的凯文一样,他经常被同学欺负,有些人称他为“怪物”。

哲学家莱布尼兹说,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在阳光下没有相同的人。由于他们自己的知识,经验等方面的限制,大多数人经常采用自己的标准来看待世界和其他人,这实际上是非常狭隘的。每个人都不同。学会尊重这种差异将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小说中有一个非常感人的细节:在得知加尔文遭受精神分裂症后,苏轼既不惊讶也不嘲笑,但冷静地对卡尔文说:“我从互联网上了解到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名人富人,将会也患有精神分裂症。“苏轼的话就像冬天的热水袋,温暖着凯文的心。

不歧视是与自己不同的人的首要原则。 Calvin患有精神疾病,Susie不歧视他。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支持。疾病不是我们贬低他人的原因。尊重每个人意味着尊重自己。

02三个对话,揭示生命的本质和生活的真理

卡尔文,苏西和霍布斯都是凯文的幻想,开启了一场奇幻之旅。他们上路后,他们遇到了各种奇怪的事情。凯文和苏西进行了三次深入的对话,非常富有哲理,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灵感。

第一次谈话。在凯文和苏西从医院逃出后,他们去购买户外用品,然后直奔伊利湖。伊利湖是北美五大湖之一。那是在寒冷的冬天,伊利湖被银色覆盖。走在冰面上,仿佛走到了世界的尽头。虽然没有人赞扬伊利湖的美丽,但它仍然是高尚而神圣的。

看着他面前的美景,苏轼叹了口气:伊利湖本身很漂亮,它不需要向人类证明什么,只要你能展现出你的本色,就足够了。因此,苏轼将生活与她联系在一起。她觉得生活就像生活中的美丽。生命本身没有任何意义。探索生命的意义是生命的意义。

苏轼的话是非常哲学的。《庄子知北游》说:“有一个美丽的世界,没有言语。”在广阔的世界里,人类总是很小。生命的意义在于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每个人都很独特。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第二次谈话。凯文和苏西在冰上累了,所以他们坐下来聊天。苏轼说她能理解沃森为什么要隐居生活。沃森通过绘画漫画谋生,后来他依靠绘画来获得名声和财富。但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已成为一台工作机器。他完全牺牲了家人的工作,这有点贵。因此,他仍然退休,并选择与家人住在一起。在他眼里,和家人在一起是幸福的生活。

这些话似乎很肤浅,但值得深思。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总是有限的,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太多,生命剩余的时间也少。真正的成功是根据自己的想法过上自己的生活。显然,沃森做到了。在他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他选择了匆匆而退却。这种勇气令人钦佩。苏轼理解这一点并深刻理解沃森的选择。

第三次谈话发生在小说的最后。经过漫长的旅程,苏轼向加尔文承认他一直秘密地爱着凯文。凯文问她为什么爱上了自己。苏轼说,凯文的想象力是高超的,有趣的,他喜欢探究问题的本质,但也了解她。

卡尔文被苏轼的忏悔所感动。他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一向非常自卑,他觉得自己不配苏轼。苏轼告诉加尔文,班上很多女生都喜欢凯文,并认为他聪明,有趣,才华横溢,充满魅力。听到这个消息后,凯文感到震惊。

这很有趣。在生活中,许多人都喜欢贬低自己,就像加尔文觉得他不配苏轼一样。心理学家阿德勒认为,自卑是人类的普遍心理。 “当一个人面临他无法应对的问题时,他就会有自卑感。”

人是非常复杂的动物。当人们没有自信时,他们总是喜欢隐藏自己;当人们自信时,他们举手时充满魅力,而其他人则忍不住想要接近他。凯文是聪明而勇敢的,但他仍然缺乏自尊心。在加尔文,你可以看到我们自己的影子。

03 Calvin,Susie和Hobbes分别象征着三个人格水平

在小说的最后,冰上有一个很大的裂缝。凯文疲惫不堪,死了,他正准备掉进冰里。这时,一架直升飞机从天而降,将凯文和苏西带走了,霍华斯在卡尔文心中幻想,选择留在冰上。这个场景非常有意义。

直升机是怎么来的?这本书没有明确解释,作者把这个难题留给了我们。一路上,卡尔文遇到了渔民,卡车司机和诗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打电话给救援电话并打电话给直升机。

随后,凯文和苏西被送往医院接受紧急治疗。身体恢复后,他们回到了学校。在这个时候,他们成了学校的红人,学生们钦佩他们。凯文改变了他以前的性格,变得勇敢勇敢。当有人来欺负他时,他会果断地反击。凯文终于恢复了信心,他的精神疾病逐渐恢复。这是小说的结局。

《寻圣光的人》是一部有许多隐喻的哲学小说。凯文,苏西和霍布斯象征着人格的三个维度。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人格由三部分组成:自我,自我和超。其中,意识形态是潜意识的意识形态,自我意味着个体的意识部分,超我是人格结构的道德部分。

在小说中,霍布斯被卡尔文所喜爱,代表着凯文的身份。在加尔文的幻想之旅中,霍布斯一路追随,有时会与凯文一起低声说话,有时甚至发誓和发誓。在故事的最后,霍布斯没有登上飞机而死在冰面上。在他去世前,它在半空中对凯文说:“记住,你的胸膛里有一只老虎!沃森不是你内心的'心灵之光',只有你自己!”这个场景很动人。霍布斯的消失象征着凯文精神世界的演变。

苏轼代表了凯文的超我。在一次奇妙的旅程之后,她从未留下的女孩变得强壮和成熟。一路上,她一直在安慰和鼓励凯文。正是这种信任支持了凯文的不断进步。他们之间的三次对话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加尔文本人就是一个象征人格水平的自我。自我责任平衡了自我与超我之间的关系。在故事的最后,加尔文的精神不再分裂,最终他实现了知识与行为的统一。当别人再次欺负他时,他可以勇敢地反击,永远不会软。这是幻想之旅给他带来的最大收获。

04小说中有什么奇妙的比喻

在这个奇幻之旅中,加尔文遇到了三个怪人,每人代表三个人。

首先是渔夫奥维尔。他一个人住在冰屋里,当他第一次听到凯文的幻想计划时,他觉得加尔文很疯狂。但当凯尔文解释原因时,奥维尔明白了。因为他也是华生的铁杆粉丝。当沃森退休时,他哭得很厉害。在加尔文,奥维尔看到了理想的力量,他感动了。所以,他毫无保留地告诉凯文他们关于在冰上旅行的技巧。奥维尔的代表早就忘记了他们的梦想,而且他们不活跃。

凯文,他们遇到的第二个人,是卡车司机。他声称正在寻找一个名叫弗雷德的人。没有人知道弗雷德是谁,没有人知道卡车司机是谁。后来,卡车司机开走了冰。他过得很快,代表那些生活在一起并迷失方向的人。

凯文遇到的第三个人是诺亚。诺亚一年四季都被诗歌创作所吸引,他与妻子的关系恶化了。两人正在离婚。一天晚上,卡尔文住在诺亚的家里。看到苏轼为凯文付出了那么多,诺亚突然意识到她整天只写诗,而根本不在乎家庭。她真的很抱歉她的妻子。当他们告别凯文时,诺亚决心调整自己的生活,并尽力挽救妻子的心。无论家人如何,诺亚的代表都忙于职业生涯。

在小说中,怪物Jenny Green Tooth不断欺骗并试图诱使Calvin陷入冰中。 Jenny Green Tooth代表了现实世界的诱惑。如果你无法抗拒这些诱惑,人们很可能会把自己置于一种永恒的毁灭状态。

生命是无止境的,增长不受限制。当人们出生时,他们都是白皮书。当我们看到一些人,经过一些事情,内心会不自觉地产生许多冲突。而这些内心冲突将使我们强烈质疑自己的生活。就像凯文一样患有精神分裂症。凯文希望看到沃森,他认为华生是他的“光明”,一看到沃森,他就能够愈合。凯文的幻想之旅是长寿的缩影。在故事的最后,凯文突然发现沃森并不是在一个特定的地方,而是在他自己的心中。在这一点上,他恢复了自我并实现了真正的成长。

灵魂的成长是人生的必修课。在生活中,大多数人已成为渔民,卡车司机和诗人,有些人被Jenny Green Tooth拖入深渊,没有转折的日子。然而,总有人敢于探索生活的真相并最终生活在他们想要的东西中。那么一个人怎么能想要真正的自我?小说中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第二种是与自我和解。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明灯。生命是追逐梦想和自我接纳过程的过程。明朝思想家王阳明说:“很容易打破山里的小偷,打破内心的小偷。”心中的小偷是我们心中的冲突。有一天,当我们与各种内部冲突和解时,我们就能找到生命之光,开辟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