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资讯网站

为高校和科研院所赋能松绑

?

在年度项目之前,尤其是预算报告工作之前,省,市和国家项目的准备工作是中国西南地区一位年轻的大学教师张国华的一项重大活动。

科学技术部和教育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关自主权的若干意见》,使张国华非常兴奋。特别是,“里程碑”管理和“包装系统”的实施将进一步放松一线研究人员的工作。

关注赋予“关键少数族裔”权力的国家战略

大学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在基础研究,人员培训,学科建设和前沿探索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是国家基础研究的战略研究力量。

“近年来,兰州大学作为试点单位继续改善相关研究,以扩大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自主权,使创新型领导人才能够更好地控制财务资源的力量,并支持其资金来源。科研经费。科研管理系统体系激发了科研人员的创新活力,取得了显着成绩。”兰州大学副校长,科技发展研究院常务理事徐鹏飞表示。

徐鹏飞认为,当前这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正在蓬勃发展,基础研究和前沿研究的国际竞争日益激烈。在新的历史时期和新形势下,大学应加强从0到1的基础研究。大学研究人员应针对原创性的前沿科学问题和“瓶颈”的关键核心技术和科学问题进行研究。协作创新。通过不断的研发,我们将努力创造独特的创新来源。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学院院长侯志军表示,《意见》允许国家科研项目负责人根据相关规定独立调整研究计划和技术路线,并独立组织科研团队平等对待本地人才和海外人才。待遇平等,绩效工资分配应针对关键创新岗位,优秀研究人员,杰出青年人才等群体,给予创新领导人才更大的科学自主权,将大大增强科研人员的意识。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研究院副院长孙楠认为,高校作为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应充分利用自身学科,积极融入国家使命,并将面向国民的科研计划,科研任务和国家需求结合起来。经济的主战场承担着国家的重要科研任务,发挥大学科技创新源的作用,产生原创性成果,为解决“瓶颈”问题做出了贡献。

关注长期的“痛点”并进一步放松研究人员

近年来,中国继续深化科技规划项目和基金管理改革。科研项目管理和项目经费自主性不断扩大,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在政策执行方面,大学和研究所仍然面临许多实际障碍。

“扩大人员自主权对我们的团队影响最大,也是我们目前最大的痛点。”扬州大学兽医学院教授朱国强说,在相关人员管理改革之后,研究人员可以摆脱繁琐的工作。自雇和倾斜治疗也可以帮助年轻的研究人员安心工作。

“《意见》提出加强博士研究生和高层次人才培养,我特别希望在博士后研究员招聘待遇、引进和培养等方面加大保障力度。”朱国强说,博士后个人科研业务发展、从事高层次研究潜力和高质量科研师资队伍的扩充等对学科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要通过合适举措提高他们的待遇,让他们心无旁骛,全身心投入科研。

在优化科研管理体制方面,《意见》提出在项目实施期间实行“里程碑”式管理,让不少科研工作者感到振奋。

“实行‘里程碑’式管理,简化过程管理,减少各类过程性评估、检查、抽查、审计等工作。整合科技管理各项工作和材料报送环节,实现一表多用,切实减轻科研人员负担,解放科研‘表哥’‘表嫂’。”侯志军说,“包干制”的实施,改进了科研仪器设备耗材采购管理,对科研急需的设备和耗材,采用特事特办、随到随办采购机制,可不再走招投标程序,实现让经费设备为人服务,不是人为经费设备服务。

立足系统性、整体性,突出强调“落地”

政策的出台仅是开始,关键在于落实。《意见》明确提出,科技、教育部门要会同组织、机构编制、发展改革、财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相关部门及时完善配套制度。

“《意见》重点不限于科技体制改革某一特定领域,而着眼于科技创新政策系统性、整体性、协调性,从4个方面提出了14项具体改革举措,对于科研管理长期存在的痛点作出了很好回应,有效衔接了之前的科技改革政策,突出强调了政策的落实落地,体现了我国政府通过简政放权为科研人员减负、赋权、增能的诚意和决心。”侯志军说。

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党委副书记韩晓宁看来,科研自主权的落实还需要完善配套制度,其中任何一个小环节上的不配套,都可能会造成政策无法完全落实。

韩晓宁说,落实好扩大科研自主权,还需要更多具体实施细则,比如明确由谁牵头,如何建立起包括科研课题管理、人事管理、财务管理等在内的联动机制。

“在具体落实上,还要强调权责对等,强化内部流程控制,完善风险评估机制。”侯志军说,如在绩效方面,实行绩效终身责任追究制。同时,完善科研信用体系,在强调放权减负的同时,注意把握政策平衡,在有效规范自主权运行方面作出系列部署,确保自主权接得住、用得好、不出事。

孙楠认为,在落实《意见》过程中,高校和科研院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把政策用足用好。“管理自主权往往涉及人财物等多个部门,需要加强校内统筹协调,多个部门步调一致,才能真正贯彻落实到位,因而要注意优化管理细节,从制度规定、办事流程上释放活力。”孙楠说。

《中国教育报》2019年09月24日第3版 本报见习记者 梁丹 记者 董鲁皖龙

[ 责编:陈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