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资讯网站

复旦大学“似是而非”课一座难求 教学生“去伪存真”

?

复旦的“悖论”课程“讲真相”

一门名为《似是而非》的课程在复旦大学校园内开火。

每个星期二18:30,起始班级《似是而非》都是“很难找到的”。在第一轮选课中,课程数量为258名学生,《似是而非》选择了1,000多名学生。

2019年秋季学期《似是而非》首次出现在复旦大学的日程安排中。本课程以复旦大学数学学院教授陆大如命名,并以生命科学学院陆大如教授命名。它汇集了来自文学,科学,工程和医学不同学科的12位教授,并准备了17个主题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科学素养和改进伪科学识别的能力是用于教学目的。这学期将有14堂课。

“热不仅是肤浅的,我们希望学生的学习热情与班上的热情相匹配,这使课程成为未来的必要。”楼宏伟说。

2018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本科生蒋新义选择此课程的主要原因是,他的课程介绍遵循了华盛顿大学的“该课程”。

2018年7月,几位老师在朋友圈中偶然看到了一篇标题为《美国大学开了一门课,名字叫“抵制狗屁”》的文章。他们发现此课程与每个人以前的想法都相吻合,因此立即建立了复旦版的“抵抗狗”课程。

“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甚至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都常常对常识性事物有误解,缺乏必要的判断力,特别是当他们面对这一职业时。有些争议,”楼洪伟说。

根据《似是而非》教学大纲,此课程不是美国课程的复制品。

在华盛顿大学的“抵制大数据时代的烂泥课程”中,信息和生物学的两位老师试图从逻辑和交流渠道的角度揭示伪科学是如何产生和传播的,并介绍了“粪便”的类型。常见的区分方法,滋生粪便的生态系统等。

并且《似是而非》召集了许多关键教师,包括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管理,计算机科学,医学,文学,哲学,政治学,历史和讲座。

在《似是而非》班中,来自不同学科的老师将从各自的专业领域开始,讲关于“伪科学”的故事。

“伪科学”到底是什么?楼宏伟在《似是而非》的第一课“发现数学中的错误”中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位消防设备推销员说:“当房子里发生火灾时,您不能奔赴洗手间,因为统计数据表明:当你着火时,你死在浴室里。人数最多。”这个对吗?

楼宏伟说,“对与错”不是基于论证是非,而是基于论证的逻辑推理,从“死于卫生间的人数最多”到论证“无法去洗手间。”他说,例如:在着名的前三名医院中死亡的人数超过了社区卫生中心。这是否意味着您应该避免使用前者,而只使用后者?

“这种逻辑错误广泛存在于大量统计数据和新闻报道中。它们站不住脚,无法承受争议,但令人印象深刻且难以抗拒。”楼宏伟说。他希望本课程将纠正不同学科中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偏见。

复旦大学化学教授孙兴文在数学课之后的第二课,从不同角度解释了“思考”的标题,即“世界分子的“变质””。

“瓷砖漂亮吗?瓷砖有用吗?”化学合成的“药物”和草药提取物之间有区别吗?” .随着PPT的翻转和深入的话题,孙兴文介入其中。向学生介绍了分子和物质的重要性在有机化学领域。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复旦校园的这一在线红色课堂并不是“ 100%受欢迎”。 “与期望相比,该课程可以实现的效果可能会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如果您可以实现甚至20%的目标,那都是值得的。”楼宏伟认为,这门课程不是高端的,重于“常识”。

第一堂课后,TA总共收到了102条课程反馈,大约10名学生建议“增加课程难度”。楼宏伟没有采纳这一意见。他认为,课程的难度仍应基于“常识”。但是,仍然需要探索如何在许多系学生面前掌握这一标准。

作为一般选修课,《似是而非》在校园里面临“水上课”的问题。

“课程形式有点像讲座,内容不能太深,也无助于我发展批判性思维。”数学科学学院的一位2018年同学解释了退出的原因。

此外,由于每位老师的教学时间短且班上学生人数众多,因此该课程在某些学生看来是“学分班”。在课程反馈问卷中有25%的学生承认这一点。一点。楼宏伟对此回应:“欢迎加入学分。但这不是水上课程,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有所收获。”

楼如何避免成为“水上班”,楼宏伟强调了课程论文的重要性。本学期,本课程采用“ 60%的课程论文+ 20%的日常表演以及20%的内部和外部研讨会参与”的评估方法。论文写作是重点。这门两学分的课程将安排三名常规助教和十二名来自不同专业的研究生组成一个助教小组,以帮助学生撰写合格的课程论文。

“将来,我希望更多的学校提供类似的课程。”这是楼宏伟的期望。

通讯员栾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王玉杰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